主页 > 展示关注 >家庭连结 踢走抑郁 >

家庭连结 踢走抑郁

2020-07-04 ·      
   
家庭连结 踢走抑郁 多管齐下——父母患上抑郁症,子女的情绪亦容易受牵连。协助抑郁症患者,应多管齐下,除药物和心理治疗外,还需要家人关爱和社区支持。(设计图片,相中模特儿与文中提及疾病无关,图:[email protected]) 家庭连结 踢走抑郁 prev next

抑郁症发生,不独因为个人生理疾患或心理脆弱,也与生活压力、环境适应、性别角色定型、社会服务措施配套等息息相关。而当家中有成员有精神疾患时,整个家庭运作和家人情绪都很容易被打乱。

协助抑郁症患者,应该多管齐下,除了运用药物和心理治疗帮助控制情绪,还要探究引起不适的环境因素,为受困扰的家庭寻找出路,才能让生活重回正轨。

■个案一

焦虑新移民妈妈 子女也遭殃

小田(化名)老家在广西,十年前在深圳打工时结识后来的丈夫,结婚后辞工搬到香港,与丈夫及公婆同住一个狭小的公屋单位。女儿出生后小田经历产后抑郁,三年后儿子出生时,小田的抑郁状况进一步加深且伴随焦虑。对她来讲,来港后的生活与预期有很大落差,农村长大的她昔日住屋虽然不优越但很宽敞,香港挤迫的家庭环境让摩擦更易发生;加上生活习惯差异,常常与公婆发生矛盾。

自责不懂教养屈到病

小田只身在港,没有朋友可倾诉;初来时因不会说广东话,不敢主动与社区邻里交谈,养育儿女遇到困难时常常觉得求助无门。作为全职主妇,小田希望丈夫分担照顾子女和家务责任,但又认为他挣钱养家已不易,不应再拿家务事烦他。

她常因为教养子女的挫败而深深自责,而这种挫败常常源自她的成长背景与香港现实的不配合。例如,教女儿默书时把繁体字写成简体字,女儿捱老师骂后转向小田投诉「乜都唔识」;儿子被诊断有专注力不足过度活跃症和言语发展迟缓,小田常收到教师投诉儿子行为问题,令她自责和自贬「不会教仔」。这种自卑令她迴避与教师接触和沟通,结果让人误会她疏忽管教。儿子需要密集的言语治疗,但从诊断到等待接受服务,很长时间都找不到适切的支援服务。并且,她认为自己带乡音的广东话连累了儿子的语言学习。深深的自责、无助、焦虑,常常把她拉入抑郁的深渊,她曾多次服药过量、试图自杀。

没有人是一个孤岛,人的情绪总是与周遭紧密相连、相互影响,尤其是家人之间。当家中有成员有精神疾患时,家庭生活的正常运行很容易被打乱,转而以此疾患相关的管理与应对为中心,诸多家庭问题由此产生。

亲子坏情绪相扣 恶性循环

在小田的例子中,两个孩子非常受母亲情绪的影响。每当母亲情绪低落,两个孩子都非常担心,认为是自己不乖令母亲生病。儿子的发展障碍和特殊需要令小田看不到他的优点,总以管教和斥责的方式对待,令他更缺自信。又因儿子牵扯了小田绝大部分精力,导致她对女儿关注不足,令女儿觉得自己不被疼爱,缺乏安全感。丈夫虽然理解小田的困难,却不知如何支持与安慰,一方面家庭经济负担和工作压力大,另一方面也常常被太太爆发的情绪吓到不知所措。语言障碍和各方面欠缺自信,让小田和家人困兽斗。

■个案二

妻疑夫不忠陷抑郁 一家困兽斗

在另一个家庭故事,我们亦看到个人情绪、夫妻关係、亲子关係之间的相互纠缠和恶化。阿香(化名)与丈夫结婚多年,一直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丈夫疼爱、一对青春期的儿女健康聪明学业成绩骄人;直到三年前怀疑丈夫有婚外情,阿香性情大变并且患上抑郁症。

婚姻冲突延伸到亲子冲突

出于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观念和维持家庭完整的想法,阿香不敢与别人提及这伤痛。郁郁寡欢的她把负面情绪发泄在子女身上,原本循循善诱的她变得脾气暴躁,亲子关係恶化。与她最亲近的小女儿不堪压力,亦变得非常抑郁,出现自残行为;大儿子则为母亲反覆投诉父亲的婚外情而厌烦,言辞之间对母亲不够尊重,经常发生正面冲突。当丈夫试图调停,阿香又因心中对丈夫的怒气而不配合。他们的婚姻冲突转化为亲子冲突,继而损害作为父母的权威而无法有效地教养子女,这又加剧阿香的抑郁情绪。

小田和阿香的故事并非个别例子,父母受抑郁症困扰的家庭中有很多相似故事。抑郁症从来不止是别人的故事,在我们经历人生的起伏跌宕和社会变迁时,都可能陷入此漩涡。基于这层理解,我们在看待抑郁症时应持更宽容的态度和更广阔的视角,多方介入协助患者及其家庭走出阴霾、摆脱抑郁漩涡。不再将患者病态化,而是探究引起他们不适的环境因素,以及在困难中为家庭寻找出路的方法。

多家庭小组 过来人分享应对方法

药物治疗可以帮助患者控制病情。然而,协助患者重建生活秩序,则需要家人关爱和社区支持。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工作学系与新生精神康复会辖下香港赛马会资助的「家牵希望计划」,过去三年运用「多家庭小组」,协助有过度活跃症的小孩和家长,有显着成效。多家庭小组将有相似经验的家庭组织在一起,通过互动,促进家庭成员之间的沟通,协助家庭发现和运用自身资源,积极应对精神健康问题对家庭的影响,扩大社会支持网络,运用自身和社区的力量走出阴霾见彩虹。

■家牵希望计划

查询或报名:3552 5253(新生精神康复会李丽华姑娘)

■知多啲

环境因素积压 引爆情绪病

政府统计处2014年数字显示,全港有近15万人受情绪病困扰。根据美国《精神疾病诊断及统计手册》第五版的描述,抑郁症患者往往经验明显且持续(连续两周或以上)的情绪困扰(例如低落、悲伤或空虚),对几乎所有活动都失去兴趣,且感觉疲惫、精力不足,思考力或专注力减退,在社交上明显退缩,日常生活功能受损,反覆想到死亡或不断浮现有关自杀的想法。

对付抑郁症,一向多从个人的生心理层面出发,并基于此提供药物和心理治疗。药物治疗主要是调节脑内化学物质而使身心正常运作,心理治疗则着重矫正非理性思维和负面想法,调整患者的情绪和行为。

助患者察觉危机 认识自身资源

人是群居动物,既有生物属性更具社会属性。所以,在对付抑郁症,不单要从生理和心理层面出发,更要理解患者其所处的社会文化环境因素,这些因素包括患者成长背景、过去创伤经验、现在所处社会文化环境、婚姻家庭状况、子女发展阶段和特点等等。它们相互作用,形塑个人对自己的认知及与他人的互动方式。对于抑郁患者而言,他们在这些互动中累积负面经验和对自己的负面评价,进一步维持或加剧抑郁状况。

协助抑郁症患者,应该多管齐下,既要让他们对自己状况有警觉,又要协助他们觉察和认识自身资源,在抑郁漩涡靠近前避开,在陷入漩涡后努力打破恶性循环,依靠个人、家庭、和社会的力量让生活逐渐回到正轨。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